北泠钧衍

一杯茶,一本书,便是一辈子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尚夏】简单的幸福(中)

  ooc有,私设有,

   “咳,头儿,夏姐新年快乐哈!”李学凯有些不自在的清咳一声。
“头儿,夏萤姐,新年快乐啊。等明年夏萤姐和头儿的宝宝出生,就更热闹了。”从得知夏萤姐怀孕起,宋咪就一直期待着这个宝宝的诞生。
“头儿和夏萤姐的宝宝将来肯定也是个很厉害的人。”英铭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将来头儿和夏萤的宝宝会有多么的风姿卓越。
     想到还有四个多月就要出生的宝宝,夏萤不自觉的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是会像自己多些还是像尚桀多一些呢。从知晓自己怀孕以后,每天都能感觉到宝宝在自己体内茁壮成长,孕育生命真的是一件非常神圣而又美好的事,特别是这个宝宝寄托着自己和尚桀的爱情。
   在这种节日里,尚桀也没有再和以往那般严肃,再加上今年他已经为人夫为人父,整个人就更不同于以往的尚桀。
“新年快乐,不是说好了今年我负责值班,你们怎么不和家里人一起守岁?”嘴上说着话,行动上和眼神上却丝毫不离开自己身边的夏萤,看到夏萤稳稳的坐在椅子上,确定了夏萤杯子里的水是热的,尚桀才放松了些。实在是不怪尚桀太过于紧张,实在是他的这位夏法医平时太让人担心了。工作上,夏萤是一位无可挑剔的法医,工作谨慎细心,可是一旦脱离了工作回到生活上,夏萤又是一位带些迷糊带些粗心大意的女性,常常对自己都是随便应付一下就可以的,什么都不挑剔。就像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恰好也是冬天,因为案子刚刚结束,大家也都加了很久的班难免就有些疲惫,也没有多少力气动弹。因此,夏萤知道自己杯子里的水早就冷了,而且那个时候她恰好处于生理期更不该喝冷的,可还是觉得无所谓准备端起杯子喝了。还好那个时候自己就已经了解了夏萤在生活上是一个怎样的人,早早的就备好了红糖和热水,直接伸手把夏萤手里的杯子和自己的杯子换了。
“萤萤,别喝冷水。我已经给你倒了一杯红糖水,喝下去可以暖暖胃,你本就有胃病,平时也更加要注意这些。何况这几天也是你的生理期,就更需要多喝热水。这个热水袋你可以敷一下肚子,这样应该会舒服些。”说着直接把手里的热水袋敷在了夏萤的肚子上。
现在再回想起那段时光,尚桀才发觉原来自己所有的细心体贴都早早的给了自己身旁的这位夏法医。明明自己平时也并不是一位非常讲究生活质量的人,可为了能更好的照顾自己的夏法医,才一点点摸索出如何让夏萤能过的更舒心。尚桀一直记得自己和夏萤在一起的初衷,就是想让夏萤过的舒心自在,可以让生活中的夏萤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的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夏萤可以成为别人的偶像成为别人眼中的“女强人”,但是尚桀希望在自己身边的夏萤是需要人宠着疼着的小女人,有火随便发,想哭随时哭,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尚桀终其一生都要为之奋斗的目标。

“头儿,我们三个吧想了想和家人也一起过了好些个年,却从来没和头儿一起守过岁,尤其是今年头儿和夏姐在一起了还马上就要有宝宝了。所以就想着大家一起在局里守岁也挺有意思的。”李学凯把他们三个的想法说出了口。

“那你们的家人同意吗?毕竟这种日子里谁都希望阖家团圆?”夏萤喝着水问李学凯三人。

  “没意见啊我爸妈都觉得这也是难得的机会,大家一起守个岁,而且我们也是在家吃了年夜饭才过来的,也算是和家人守过岁了。”英铭挠挠头笑着说。
“倒是头儿,今天这种特殊时刻你怎么还让夏萤姐跑局里来守岁,来来回回多辛苦啊,而且叔叔阿姨也同意让夏萤姐跟着你一起过来啊?”宋咪倒是挺担心夏萤会不会不舒服。
   尚桀和夏萤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李学凯抢了先。“哎呦,你还不了解头儿和夏姐吗?夏萤和头儿可都是我们局里公认的工作狂,你觉得夏姐可能放下工作在家安心守岁吗?何况,夏姐肯定也不舍得头儿一个人在局里值班啊。再加上我们头儿可是局里出了名的疼夏姐,而且还特别听夏姐的话,局里的人都在说我们头儿就是一妥妥的妻管严。你们什么时候见头儿对夏姐说过不吗?我反正没见过。”李学凯依旧改不了他那贫嘴的坏毛病。

  而宋咪与英铭在听到李学凯说的话后立马点点头,为了增加李学凯说出的话的可信度,两个人还在一旁更加详细的进行说明。
“夏萤姐你都不知道我们局里有好多人都很羡慕你有头儿这么帅气然后又这么宠你的另一半,还说以前是真没发觉尚队竟然还有妻管严的潜质,没想到一遇到夏法医就原形毕露了。”宋咪只要想到局里的其他女同事一说到夏萤姐就只有羡慕,就觉得好笑。当初也不知是谁说以后可别嫁给尚队,毕竟人家尚队是要和工作共枕眠的人。
   夏萤看了看自己身旁的尚桀,完全感受不到所谓的妻管严啊。

【当骨语遇到法医秦明】(四)

注孤生的老秦和尚队,幸亏遇到了我们宝哥和夏法医,不然真的是分分钟孤生啊

【尚夏】简单的幸福(上)


     又到了一年的年底,这个时候自然也是市公安局的警察们最辛苦的时候,在所有人都可以在家中陪伴自己的爱人亲人度过新年时,有这么一群人在背后默默地保护着人民的安全。

   作为特案组的成员们自然也不例外,两人一组负责值班,原本应该是尚桀与夏萤一组值夜班。只是如今的夏法医已经是一名即将做妈妈的人,尚桀自然心疼自己的爱人,也不放心再让爱人熬夜,就让夏萤在家休息,由他一人负责值夜班。

  只是,工作狂这三个字可不只是对尚桀的称呼,同样也是对夏萤的称呼,两个人都是非常负责的人,一旦牵扯到工作那必然是十二分心思都花在上面的。因此,夏萤无论如何都不同意尚桀的意见,坚持跟着他一起去值夜班。而从谈恋爱起就非常疼爱又听夏莹话的尚桀自然无法反驳夏萤,只能让夏萤也一起去局里值班。

  如今的夏萤已经怀孕五个月了,情况也稳定了许多,还记得刚得知怀孕的那段时候,夏萤的孕吐反应格外严重,什么食物只要吃了立马就又吐了,整个人比以往还要瘦弱,那段时间可以说夏萤真的是整个家里乃至局里的重点保护对象,在局里的地位堪比国宝啊。好在没有多久,夏萤就度过了那段孕吐期,也让尚桀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每次夏萤孕吐,尚桀就在旁边焦虑的不行,整个人也跟着夏萤吃不下饭,夫妻俩都瘦了不少。

    在家里早早吃了年夜饭以后,尚桀就带着夏萤开车去了局里,一路上尚桀都时刻注意着坐在后座的夏萤,知道夏萤自从怀孕后只要坐车必然会瞌睡,因此在夏萤坐上车时,尚桀就早早的为夏萤盖上了衣服,担心夏萤会不舒服还特意放了几个抱枕在自己的车后座,方便夏萤靠着。可以说尚桀所有的细心与爱都给了眼前的夏萤。

    在下车的时候,尚桀立刻下车来到后座打开了车门,把手放在车顶,担心刚醒来的夏萤迷迷糊糊可能会撞到头。等夏萤下了车,尚桀立刻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围在夏萤脖子上,还体贴的对自己的小妻子解释“本来这个围巾就是妈给你织的,因为担心出门给你再带上可能会冷,所以我先把围巾捂暖了再给你戴上,这样萤萤你就不会不舒服了。本来你就比较怕冷,这样的天气其实你还是在家里比较舒服些。虽然局里也有空调可总归还是家里更舒服些。”说完尚桀很自然的牵着夏萤的手,走进了局里。

    然而才走进门口,就发现局里似乎挺热闹,听着声音似乎李学凯,英铭还有宋咪几人都在办公室里。夏萤有着意外的看了眼身旁的尚桀,“怎么了,我的尚队,这个时候你还不忘记让自己的下属加班啊?”语气是满满的调侃。

   “我的夏法医,这次可与我无关了。我只想和你一起过个两人世界,自然不可能去找李学凯他们过来。”尚桀也很无奈自己的两人世界就这么被破坏了。

   等进了办公室,才发现整个办公室都焕然一新,显然是被精心的布置了一番,原本单调枯燥的办公室此时此刻也透露着一股新年的氛围,还有那三个永远洋溢着笑容与活力的活宝,夏萤心有感慨的看了眼身旁紧紧牵着自己手的尚桀,这一年来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她和眼前这个男人结婚,如今又即将生子。恍惚之间,她和尚桀竟然也一同度过了两个春节,第一年的相识相知以及对彼此的那份朦胧的感情,如果不是尚桀的陪伴与鼓励恐怕自己还困在当初那段感情中走不出来,又何来如今的辛福。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自己身旁这位不会说甜言蜜语也不会玩什么浪漫,可却时时刻刻都将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总是能第一眼明白自己的心思。从当初那番朴素的告白,再到后来简单明了的求婚,夏萤知道尚桀是真的不会那种偶像剧男主才能说的出口的甜言蜜语,他只会说“我赚不了多少钱,可能也没办法带你出去看世界,但是对我来说你在我身边就是我的全世界。我不怎么会说话,有时候脾气可能也不是太好,可是只要你在,我的脾气也不知道怎么就没了。萤萤,我说不出什么爱你这种话,也不想随便说这辈子下辈子这种话,我只能说我在一天就会陪着你一天,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相信我们都是最佳的搭档。”

   就是这么一段话让自己深深的陷入了名为尚桀的囚牢,这一生都不想逃离这个囚牢。每次想到那个时候,夏萤都能感觉到心里浮现的甜蜜与感动,她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容易感动的人,生活的苦难艰辛早早的逼迫着夏萤成长懂事,再加上在法医这个职业工作了这些年,夏萤更加懂得人性的恶劣,也更加懂得生命的珍贵。所以如今的夏萤只想好好的和尚桀在一起。

   尚桀看到自己的爱人不知在想什么,脸上都是笑意。自从怀孕后,夏萤整个人都显得柔和了许多,本就精致的五官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美丽,只要看到夏萤,尚桀的心不自觉的就柔和了许多,整个人也不负以往的冷硬严谨。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出神的模样,真的是虐死一群单身狗,尤其是共处一室的李学凯,宋咪以及英鸣三人更是受到了暴击
 

  

【尚夏】 论“醋坛子”如何进化为“妻管严”(一)

   私设有,案子经不起推敲,纯属撒糖文

    朔阳市公安局上至局长,下至保洁阿姨,没有人不知道局里办事能力最突出也是特案组大队长的尚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醋坛子,无论何时何地都能把自己淹没在醋缸里,可偏偏这位在工作上行动力超强从来都说一不二的大队长,在感情上偏偏是个闷葫芦,一句话不吭。就算自己吃醋吃到憋死,也不肯去鼓起勇气向他的心上人表白。然后,尚队长的心上人同样也是朔阳市公安局有名的法医,长相漂亮,性格不错,工作非常出色而且也非常拼,每天都和尚桀一同进出的搭档工作,可以说两人的默契是非常好,完全看不出来两个人才合作了半年而已。

    而且在这些日子以来,特别是经历了尚桀被陷害以及之后夏萤被韩启明捉住差点有生命危险后,可以说局里就没有人不知道尚桀对夏法医有着男女之情,而且这份情只深不浅,在失去初恋女友后尚桀再没有与别人有过任何情感上的交流与接触,可以说这么些年也就只有夏萤真的让尚桀沉寂已久的心再次有了恋爱的心思。局里的人都认为这一次尚队总该对夏法医表白了吧!

  
  然而宇宙直男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尚桀依旧憋着自己的心思,无论有事没事都往验尸房跑,就连宋咪都偷偷的在背后说“要不是我们知道头儿是个警察,不清楚的还以为头儿才是法医呢!呆在验尸房的时间都要比呆在办公室的时间还久了!你说都到这个地步了,头儿竟然还不和夏萤姐表白。真是急死人!”
  
   “哎,我们的头儿真的是太闷骚了。头儿也不担心夏姐被别人抢走。”李学凯无语的吐槽着他的上司。

      有时候好的不灵坏的灵,没过几天一个强劲的情敌就出现了。朔阳市知名律师叶泽的尸体被人在律师事务所发现,夏萤自然也出现场去检查尸体,结果发现报案人竟然是自己当年大学时期的初恋男友何然,两个人时隔多年再次相见自然很是意外,毕竟当年阴错阳差两个人错过了彼此一直是彼此之间的一个遗憾,可谁知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相遇。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恐怕两个人就要一起坐下来好好的聊聊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谁都看得出不对劲,更别提醋坛子尚桀了。尚桀在夏萤身旁皱着眉抿着嘴视线紧紧的盯着夏萤,丝毫不放过夏萤脸上的任何表情。

   “萤萤,等有时间我们一起聊聊。我就不妨碍你们工作了有任何需要我协助的都可以来找我。我先出去了。”何然对夏萤说完后就跟着宋咪过去解释事情的始末。

    之后,夏萤就全身心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旁的“战友”“搭档”尚桀满脸都是醋意与怒火。

    

   

【当骨语遇到法医秦明】(三)



此时此刻,李学凯的内心:原来重色轻友这件事我们头儿竟然也能做出来

【当骨语遇到法医秦明】(二)

我们可爱的大宝马上就出场哈

钧迟之山有木兮(八)


    而另一边的千钧一瞬间就发现原本在自己身旁站着的辗迟不见了踪影,而其他人都好好的待在原地,只是全部晕倒在地。辗迟不见踪影,千钧自然是心急如焚,无极之渊本就神秘,辗迟这家伙又莽撞,现在自己不在他身边谁知道这家伙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千钧又不能把终黎几人抛在这里,可是千钧实在是担心辗迟。
就在这时,千钧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别担心,你的朋友不会有事的。只是有些事情需要他去做。”听到这个陌生的声音,千钧瞬间进入防备状态,在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的情况下,千钧不能擅自动手。
“你是谁?”千钧冷冷的问道。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等你哪天成为辗迟最重要的人就有机会知道我是谁了?你也不用这么防备我,我认识你的母亲,所以哪怕我是你的敌人也会看在你母亲风份上放过你。我出现只是想要告诉你,我知道你喜欢辗迟,但是辗迟身上背负着很重要的责任,我们是不可能让他和一个男生在一起的 ,更何况你当初还这么伤害过他。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放弃对辗迟的喜欢,要么你就留在这别想回玖宫岭了。对于当初口口声声都声称辗迟是零的你,甚至还几次三番想带辗迟回玖宫岭被柏寒那种恶心的家伙封印的你有什么资格喜欢辗迟?”
听到这段话,不得不说有些戳中了千钧一直隐藏在内心的愧疚,当初因为父亲的仇恨而忽略了辗迟身上的优点一个劲的否认了辗迟自身的优点,否认了他的努力确实让他做了很多无意中伤害辗迟的行为。但是即便如此,除了辗迟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来指责否认他的感情,对于辗迟的这份喜欢千钧是带着最纯粹的最不愿被人侮辱的,即便此刻他的爸爸站在他面前也没办法让他放弃对辗迟的这份感情。
   
    除了那个棒槌,没有人有资格来否认我对他的感情。即便我当初做了许多伤害辗迟的事情,但是那也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别人无权来干预我和辗迟之间的事情。”千钧保持着他面无表情的模样说着让人生气的话。
   平时的千钧根本是不可能说出这种很明显会激怒对方的话语,但是此刻的千钧心里满满都是对辗迟的担心怎么可能还能保持着以往的冷静。人都有逆鳞,当初自己的爸爸是自己唯一的逆鳞,如今自己已经放下了那些仇恨,现在只有辗迟才是自己的逆鳞。虽然承认辗迟是自己割舍不下的这件事让自己有点生气也有点嫌弃自己的眼光,怎么就看上这个傻乎乎的棒槌了。但是既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千钧就没想过两个男生能不能在一起的事情,也没想过辗迟会不会喜欢自己。千钧相信到最后能够陪着辗迟的一定是自己。千钧不允许外人来干预他和棒槌的感情,谁都不行。
   “哼,和你父亲还真像。算了算了,我也的确没资格过问辗迟的事情,既然你口口声声说除了辗迟没资格过问你的感情,那么我想问你你了解辗迟曾经的过往吗?你当初那么痛恨他,但是你知道他曾经受过的苦吗?只有真正了解一个人的全部之后才能有这个资格去谈感情。反正短时间内辗迟也没办法回来,索性就让你好好地了解一下辗迟的过往吧。辗迟和你的朋友们都不会有事,只不过是因为这些事情除了你和辗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有我们的存在,所以才选择了让你的朋友们暂时先昏睡过去。好了,接下来你就慢慢看吧。我要去找你家辗迟了。”说完就直接留下一段画面。
  千钧也知道除了按照那个人所说的来做也别无办法,何况他也的确很想知道那个棒槌曾经所经历过得一切。千钧看着画面中一身脏乱又狼狈的小辗迟,不得不说儿时的辗迟和现在的辗迟变化还是很大的,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儿时的灰色头发变成了一头红色的呆毛。不过依稀还是能够看到儿时的轮廓,最明显的就是辗迟的婴儿肥吧。千钧就像一个旁观者,看着辗迟被假叶一次次的做着人体实验,看着辗迟从昧谷逃脱,看到辗迟在桃源镇辣不辣饺子馆里因为偷吃东西而被辣妈收养。看着辗迟因为零力与元炁而一次次的生病,一次次的被那些人嘲笑,看着辗迟在三生草的调养下逐渐不再那么虚弱,也渐渐地成长为了一名合格的棒槌。
   
     而另一旁的辗迟则是迷茫地在迷雾里的四处晃荡都找不到千钧他们的踪迹。就在辗迟在四处瞎逛时,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辗迟,你现在是出不去的。”
  辗迟立刻做出防备的姿态,双手释放着元炁防备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辗迟,你要是不认真听我接下来的话,那么我就没办法确保你的朋友们能够相安无事的离开这里了。”
辗迟咬咬牙,收回了外放的元炁,“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知道你们来这里是想找假叶,我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假叶现在不在无极之渊。就凭他可没办法能够在无极之渊完全掩藏自己的行踪。他现在在北境极地。至于具体地点就交给你们自己去找吧。我接下来要说的你一定要记住了,这件事情事关你们到底能不能成功的解决假叶。”
  辗迟皱着眉思考着对方的话语,“我怎么知道你说的究竟是真是假?何况,就连山鬼谣老师他都找不到假叶的踪迹,你怎么知道假叶不在无极之渊而是在北境极地?既然你说假叶无法在这里隐藏自己的踪迹?那么你时如何隐藏自己的踪迹的?最重要的是你究竟是谁?”
 
   “啧啧啧,你这样子和千钧还真是越来越像了,就连思考模式也越来越像千钧了。真没想到短短的两年你竟然成长了这么多,真是让人欣慰。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到底是谁?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们刚刚所推测的是正确的,无极之渊有很多个复杂的阵法护着,而世人所见到的只不过是最外缘的无极之渊罢了。无极之渊一直由我们守护着,所以这么多年即便是穷奇也只能在无极之渊的外围活动着。就像你们玖宫岭守护着整个世人,而我们只需要守护无极之渊就足够。辗迟,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对付假叶绝不能掉以轻心,或许现在假叶的实力远远不如当初的穷奇,但是他的心机和城府足够让你们玖宫岭的人防备了。虽然我并不清楚假叶在北境极地做什么,但是绝对不是好事。辗迟,你的零力有一部分是来源于假叶,或许几乎所有人都告诉你你其实是零,因为你的体内有零藏,只不过因缘巧合之下拥有了元炁与零力,成功的从零成为了人类。但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并不是零,你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人。或许连假叶都认为你是他唯一成功的实验体,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你诞生的时候就同时拥有着零力与元炁,只不过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才让假叶认为你只是一个零。辗迟,要想彻底解决假叶,你就势必要学会如何领会贯通的同时使用元炁与零力,你的体质特殊只要保持本心即便是同时使用元炁与零力也没什么大碍。光凭你们的元炁即便能解决他那也只是暂时的,假叶和穷奇最大的不同就是穷奇是外来者是不被这个世界所认同的,但是假叶不一样,他是这个世界所诞生的,所以这个世界的规则对他无可奈何。再加上假叶在阴错阳差之下拥有了一件东西,所以事实上他比穷奇更加难对付。”

钧迟之山有木兮(七)

 
    辰月一度感到心慌意乱,整个人的脸色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辰月不愿意自己的同伴也走上这样的路,这条路太辛苦了。但是…辰月也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千钧的脾气,如果千钧真的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就代表着几乎不可能再让他改主意了。一时之间,气氛显得有些安静。
然而辗迟本人却完全没有感受到这诡异的氛围,他只是在思考着这件事到底和假叶有没有关系?只是一个劲的在这里呆着也不是什么事儿,线索这么少而且对于这件事他们又毫无头绪,只不过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是个麻烦事儿?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即便我们留在无极之渊也没办法,我们要不要先上报玖宫岭?”辰月努力恢复自己有些慌乱的心情,提出自己的想法。
最终辗迟一行人决定先把这件事上报给玖宫岭,等待玖宫岭的命令。想着现在无极之渊也没什么大危险了,索性辗迟几人决定先熟悉一下现在的无极之渊,说不定会有什么新发现呢。
辗迟和千钧走在最前面,辰月和荔非她们一起走在后面。辗迟问身旁的千钧说:“哎,千钧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假叶这家伙的踪迹怎么就这么难找呢》按理说来,现在穷奇也被消灭了,那些零也都消灭了。孤家寡人的假叶还能做什么?”
千钧看了一眼身旁比自己略微低了些的辗迟,眼神不自觉的就柔和了下来,“棒槌,你可别忘记假叶这人到底有多狡猾,就连穷奇都被消灭了,可是你看假叶竟然在玖宫岭里都能逃脱,甚至让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假叶的实力虽然不如穷奇,但是他的心机与城府却是零当中最深沉的。你可别认为现在孤家寡人的假叶就无害了。”
辗迟不自觉的就撅了下嘴巴,然后抱怨道:“这个假叶怎么就这么烦呢?你说他到底能躲去哪?哎,你说假叶不会又在搞什么人体实验吧?你说我们要不要和弋痕夕老师他们说一下让弋痕夕老师他们多注意有没有哪里有人口失踪的?我总觉得最近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辰月,我还真的没见过像辗迟和千钧这么黏糊的伙伴,我记得以前听说他们的关系似乎不是很好啊,没想到才过了没多久关系就这么好了。”荔非看着前面两人的背影感叹道。
辰月听着这句话心里觉得堵得慌,但是又不能让其他人看出自己的心情,只能强硬着露出个微笑,“其实我也没想到辗迟和千钧现在关系会这么好,大概是男生总是更了解男生吧。其实这样也挺好,我和弋痕夕老师就不用担心这两个人会闹别扭了。”
   一行人在无极之渊熟悉环境,虽然无极之渊已经不是当初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但是仍然让人觉得浑身不舒坦。走着走着,千钧和霞露都停下了脚步。辗迟不明所以的问:“怎么了,千钧?有什么不对吗?”
   荔非向来了解自己的妹妹,霞露虽然看着很凶有时候也很彪悍,但其实她是个很细心的女生,总是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地方。
  “棒槌,你不觉得这个地方我们已经走过了吗?”千钧皱着眉打量四周,同时也不忘回答辗迟的疑问。
  辗迟看了看四周,撇撇嘴说:“这鬼地方长得都一个样。谁知道我们到底走没走过?”
   辰月和终黎都俯下身进行探知,然而不知为何她们完全无法在这个地方探知,总觉得有什么阻挡着她们进行探知。辰月站起身,摇摇头说:‘不行,我完全探知不了。似乎是有什么在阻碍着我们。’
  “是阵法,我感觉这里有一个阵法阻碍着我们进行探知。”终黎突然开口道。虽然同为金属性的侠岚,然而终黎毕竟是玄天殿的弟子,再加上她本人对一些阵法颇感兴趣也多少有所了解。
  辗迟一脸懵逼,毕竟作为一个不爱学习不爱看书的人,知道有阵法这个东西还得感谢不久前千钧难得好心的科普,至于更深层次的就别指望辗迟能有所了解了。
  “我记得我爸爸以前说过无极之渊其实是个很奇怪的地方,哪怕没有穷奇的存在无极之渊本身也存在着很多的秘密,即便是玖宫岭的前辈们也无法解开无极之渊的秘密。”千钧说出以前他爸爸仲长所说的。
   “那我们现在是被困在阵法中了吗?如果没有,那我们要不要暂时先离开这里,先向弋痕夕老师他们报告这件事。”辰月问道。
   终黎思考了一下,再次进行了探知。就在这时,突然整个无极之渊都弥漫着一股迷雾。等到这层迷雾散去后,辗迟就发现就剩下他一个人了,身旁的千钧还有终黎几人都不见了踪影。辗迟不敢随意行动,怕启动什么阵法。然而他在原地等了许久都没任何动静,实在失去耐心的辗迟不得不独自一人小心的向前行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