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泠钧衍

一杯茶,一本书,便是一辈子

【与钧迟杯思华年】 暗恋是一种礼貌(二)

    一句话吓得辗迟整个人像炸了毛的猫似的,整个人突然就蹦了起来,站直身体居高临下的看着一脸平静说出这句爆炸性话语的墨夷,就仿佛这样能让辗迟多些底气似的。墨夷看着辗迟头上蓬松的头发随着主人的动作而一翘一翘的,有些好笑却又心疼辗迟这种反应。

 “姐,你怎么知道的?”辗迟从来都不会对墨夷隐瞒任何事,这是他们姐弟之间从小就有的默契与信任。只是,辗迟没有把握自家的姐姐在知道自己竟然喜欢上了与自己同性别的千钧时会是什么想法。所以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惴惴不安,眼神中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了害怕与不自信。

    墨夷站起身想要和从前一般揉揉辗迟那头红发,却发现现在的自己早就没办法轻松摸到辗迟的头了。是啊,自己最疼爱的弟弟到底还是长大了,从当初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长成了如今这幅有担当、值得信赖与依靠的少年,如今也只有五官还依稀可见年少时的模样,清秀俊雅的面容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反而是逐渐长开了,修长挺拔的身躯,真的长大了啊。

 “辗迟,你看时间过得可真快,当初看见到你的时候你还那么小,可是现在你已经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挑起重任的侠岚了。你还记得吗我曾经问过你成为侠岚你快乐吗?你很果断地告诉我说你很高兴自己能够成为侠岚。现在,姐姐还想再问你喜欢千钧这件事是给你带来了痛苦多一些还是开心多一些。从小到大,姐姐唯一的心愿一直都是希望我的弟弟辗迟可以过得开心。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没有错,也不需要有什么负面的情绪。喜欢一个人应该是这世上最美好的感情,无论这个人是谁,这份感情都值得被尊重被认可。辗迟,你只是喜欢一个人而已,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勇敢一点,别因为这份感情而让自己变得畏畏缩缩。辗迟,你要记得喜欢一个人从来都不是错,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拼命掩饰自己的心情,那样才是对这份感情的不尊重。辗迟,只有你自己从心里坦然接受这份感情,这份感情才有开花结果的可能。你连自己的身世都能如此冷静的接受,更何况你这不过是喜欢一个人而已。勇敢些,有时候事情未必会如你所想的那般悲观。”墨夷不希望辗迟因为这份感情而变得不像他自己。

   听了墨夷的话,辗迟许久未再出声,只是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的景色出神。

 “辗迟,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姐姐先回饺子馆帮辣妈了。不管怎么样,辗迟你总还有我和辣妈,我们都会支持你做的任何决定。所以去做你想做的就行了。”说完,墨夷就转身离开了。

   而另一边的玖宫岭里,碧婷正在到处找千钧,好不容易辗迟不在碧婷也已经鼓足勇气准备向千钧告白。其实碧婷也在奇怪,为什么向千钧告白要趁着辗迟不在的时候,毕竟辗迟和千钧只不过是同伴关系又不是情侣关系。

  然而,碧婷找遍了炽天殿也没找到千钧,跑到辰月家里问了辰月才知道原来午后吃完中饭千钧和弋痕夕老师请假去饺子馆找辗迟了,说是辗迟有东西落下了。

   一直藏在心里的那种不安感再一次浮上了碧婷的心里,不经意就对辰月吐露出了一直隐藏在心里的疑惑,“辰月,你就不觉得辗迟和千钧的关系有些过于亲密了吗?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千钧对辗迟的态度有些特殊,这种特殊是我们任何人都不曾有的待遇。尤其是这一年多,每次执行任务总是辗迟千钧两人一起,要么就是两个人谁也不出任务。还有,他们两个人真的几乎每天都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修炼。最让我觉得奇怪的就是千钧明明最是不喜他人随意进出他的房间,更别提穿他的衣服了。可是,我好几次注意到辗迟进出千钧的房间就像进出他自己的房间那般随意,还有好几次甚至直接穿着千钧的外套出门。另外,我曾经不经意的注意到千钧总是把目光停留在辗迟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日子以来我看到辗迟和千钧两个人站一起心里总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总是觉得有什么要失去了或者说是从来就不曾拥有过。”

  辰月坐在石板登上,静静地倾听着碧婷诉说着她的苦恼。或许是碧婷过于专注于倾诉自己的不快而没有注意到辰月脸上泛起的苦涩与低落。

  和辗迟千钧身处同一殿,辰月的感觉比谁都要强烈。辰月一直都关注着那位像小太阳一般的红发少年,从最初十四岁时的相遇一直到如今19岁,整整五年,辰月一直偷偷地把总是充满活力与朝气的红发少年放在心里,所以辗迟的变化她比谁都要了解。其实很早的时候,辰月就隐约感觉到自己融入不了辗迟和千钧的世界,一直到如今他们都已经长大,这种隔阂已经把自己和辗迟千钧分割成了两个世界。她放在心底整整五年的少年啊,最终还是不属于自己,自己从始至终都只能是个局外人。而如今的碧婷就和当初的自己一样,不愿意从自我欺骗中走出来也不甘心放弃自己苦苦隐藏的心意。可到底,还是希望自己喜欢的人可以一生平安喜乐。所以,辰月并没有打算劝说碧婷什么,她知道碧婷只是想找个人发泄自己心底的不甘心,然后等一觉醒来这一切就都真正的过去了。

   所以说,女生的心思永远都是最玲珑剔透的,往往别人还没发觉到的事情,她们早就心里清楚了。


【钧迟】暗恋是一种礼貌(一)



(有私设,年龄上有所改动,有些情节也有改动。)

设定:双向暗恋,温馨无虐,本剧情与画江湖之侠岚毫无关系!!!其实就是身边的人都知道这两个人互相看对眼了,就这两个人傻乎乎的还以为是自己单恋。

  

    玖宫岭在经历一次次的劫难后,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和平与宁静, 只不过最近辗迟感觉很烦躁。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渐渐长大了,那些曾经被藏在心底的难以说出口的情意如今不知怎么的就在他们圈子里渐渐地传开了,尤其是最近游不动天天跑来和自己抱怨说碧婷正打算找个时间和千钧那个冰块脸告白。一想到这个,辗迟就感觉自己后槽牙有些痒,真想狠狠地咬那家伙一口,真是不明白这些女生就这么一张冰块脸到底哪里吸引她们了,还有那家伙的性格又到底哪里吸引自己了。怎么说,也应该是像辰月这样温柔又体贴的女生更合自己的心意才对啊,可是怎么就偏偏眼瞎口味独特的看上了千钧这家伙。

  

    可是,辗迟即便知道这一切,他却什么都不能做,也没有资格做什么, 他不能阻止碧婷告白,也不能对千钧说你不能和碧婷在一起。他有什么资格呢,从前在千钧的眼里他只不过是一个身上拥有零力与元炁的同伴罢了,还是那种没啥重要的同伴,即便后来两个人一同经历了许多坎坷也顺利成为了如今所谓的“好兄弟”,可是这并不是辗迟想要的。

   

     从前,姐姐总是担心自己怎么迟钝以后可怎么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可谁都不会知道辗迟其实很早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只不过是一直在隐藏一直在自我欺骗罢了 ,从十五岁在迷雾森林和千钧相遇一直到如今20岁,他们也已经认识了整整五年。这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也足够辗迟了解透彻千钧这个人了。他知道面上总是冷冷清清没什么表情的千钧其实私底下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在自己想不明白事情的时候在一旁默默地陪着自己,在自己心情低落的时候会和自己说话劝慰自己,在自己因为饿的睡不着的时候,偷偷地给自己做吃的。其实看似冷酷的千钧有着比谁都温柔的心,只是他把这一切都藏起来了。庆幸的是这一切也只有自己见过,只有自己知道千钧的过去,知道千钧年幼的时候其实也是个很调皮的孩子,知道千钧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知道千钧其实有的时候真的也是个很幼稚的人,是个胜负欲很强的人。千钧的优点,千钧的缺点,都在辗迟面前一览无余就好像千钧完全没打算在辗迟面前掩饰什么。

    

     想着想着,辗迟就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看着眼前的饭菜也突然间就没了胃口。难得能回饺子馆看望辣妈和姐姐,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千钧那个家伙,还害得自己都没胃口吃辣妈做的饭菜。辣妈放下手中的碗筷,对辗迟说:“臭小子,不想吃就别吃了。”墨夷也不由得有些担忧自家弟弟,看着辗迟眼里明摆着的愁苦,向来心思剔透的墨夷想了想也就明白辗迟究竟是在为何事苦恼了。

  “辗迟,你先吃饭。辣妈知道你要回来,可是早早就在做准备,这饭桌上的菜可都是你喜欢吃的啊。别辜负了辣妈的一片心意,不管有什么烦心事等吃完饭就和姐姐说,姐姐帮你一起想办法。”

看到眼前丰盛的午餐,辗迟到底也不好再把自己的愁绪表现出来,还是乖乖地不再胡思乱想吃起了午饭。吃完午饭,墨夷直接拉着辗迟去了桃源山,坐在桃源山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周围只有微弱的风声,渐渐地辗迟感觉到了瞌睡感,就在辗迟忍不住准备小憩一会儿时,墨夷终于开口了:“辗迟,你是不是喜欢千钧?”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尚夏】简单的幸福(中)

  ooc有,私设有,

   “咳,头儿,夏姐新年快乐哈!”李学凯有些不自在的清咳一声。
“头儿,夏萤姐,新年快乐啊。等明年夏萤姐和头儿的宝宝出生,就更热闹了。”从得知夏萤姐怀孕起,宋咪就一直期待着这个宝宝的诞生。
“头儿和夏萤姐的宝宝将来肯定也是个很厉害的人。”英铭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将来头儿和夏萤的宝宝会有多么的风姿卓越。
     想到还有四个多月就要出生的宝宝,夏萤不自觉的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是会像自己多些还是像尚桀多一些呢。从知晓自己怀孕以后,每天都能感觉到宝宝在自己体内茁壮成长,孕育生命真的是一件非常神圣而又美好的事,特别是这个宝宝寄托着自己和尚桀的爱情。
   在这种节日里,尚桀也没有再和以往那般严肃,再加上今年他已经为人夫为人父,整个人就更不同于以往的尚桀。
“新年快乐,不是说好了今年我负责值班,你们怎么不和家里人一起守岁?”嘴上说着话,行动上和眼神上却丝毫不离开自己身边的夏萤,看到夏萤稳稳的坐在椅子上,确定了夏萤杯子里的水是热的,尚桀才放松了些。实在是不怪尚桀太过于紧张,实在是他的这位夏法医平时太让人担心了。工作上,夏萤是一位无可挑剔的法医,工作谨慎细心,可是一旦脱离了工作回到生活上,夏萤又是一位带些迷糊带些粗心大意的女性,常常对自己都是随便应付一下就可以的,什么都不挑剔。就像他们刚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恰好也是冬天,因为案子刚刚结束,大家也都加了很久的班难免就有些疲惫,也没有多少力气动弹。因此,夏萤知道自己杯子里的水早就冷了,而且那个时候她恰好处于生理期更不该喝冷的,可还是觉得无所谓准备端起杯子喝了。还好那个时候自己就已经了解了夏萤在生活上是一个怎样的人,早早的就备好了红糖和热水,直接伸手把夏萤手里的杯子和自己的杯子换了。
“萤萤,别喝冷水。我已经给你倒了一杯红糖水,喝下去可以暖暖胃,你本就有胃病,平时也更加要注意这些。何况这几天也是你的生理期,就更需要多喝热水。这个热水袋你可以敷一下肚子,这样应该会舒服些。”说着直接把手里的热水袋敷在了夏萤的肚子上。
现在再回想起那段时光,尚桀才发觉原来自己所有的细心体贴都早早的给了自己身旁的这位夏法医。明明自己平时也并不是一位非常讲究生活质量的人,可为了能更好的照顾自己的夏法医,才一点点摸索出如何让夏萤能过的更舒心。尚桀一直记得自己和夏萤在一起的初衷,就是想让夏萤过的舒心自在,可以让生活中的夏萤随心所欲的做自己喜欢的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夏萤可以成为别人的偶像成为别人眼中的“女强人”,但是尚桀希望在自己身边的夏萤是需要人宠着疼着的小女人,有火随便发,想哭随时哭,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尚桀终其一生都要为之奋斗的目标。

“头儿,我们三个吧想了想和家人也一起过了好些个年,却从来没和头儿一起守过岁,尤其是今年头儿和夏姐在一起了还马上就要有宝宝了。所以就想着大家一起在局里守岁也挺有意思的。”李学凯把他们三个的想法说出了口。

“那你们的家人同意吗?毕竟这种日子里谁都希望阖家团圆?”夏萤喝着水问李学凯三人。

  “没意见啊我爸妈都觉得这也是难得的机会,大家一起守个岁,而且我们也是在家吃了年夜饭才过来的,也算是和家人守过岁了。”英铭挠挠头笑着说。
“倒是头儿,今天这种特殊时刻你怎么还让夏萤姐跑局里来守岁,来来回回多辛苦啊,而且叔叔阿姨也同意让夏萤姐跟着你一起过来啊?”宋咪倒是挺担心夏萤会不会不舒服。
   尚桀和夏萤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李学凯抢了先。“哎呦,你还不了解头儿和夏姐吗?夏萤和头儿可都是我们局里公认的工作狂,你觉得夏姐可能放下工作在家安心守岁吗?何况,夏姐肯定也不舍得头儿一个人在局里值班啊。再加上我们头儿可是局里出了名的疼夏姐,而且还特别听夏姐的话,局里的人都在说我们头儿就是一妥妥的妻管严。你们什么时候见头儿对夏姐说过不吗?我反正没见过。”李学凯依旧改不了他那贫嘴的坏毛病。

  而宋咪与英铭在听到李学凯说的话后立马点点头,为了增加李学凯说出的话的可信度,两个人还在一旁更加详细的进行说明。
“夏萤姐你都不知道我们局里有好多人都很羡慕你有头儿这么帅气然后又这么宠你的另一半,还说以前是真没发觉尚队竟然还有妻管严的潜质,没想到一遇到夏法医就原形毕露了。”宋咪只要想到局里的其他女同事一说到夏萤姐就只有羡慕,就觉得好笑。当初也不知是谁说以后可别嫁给尚队,毕竟人家尚队是要和工作共枕眠的人。
   夏萤看了看自己身旁的尚桀,完全感受不到所谓的妻管严啊。

【当骨语遇到法医秦明】(四)

注孤生的老秦和尚队,幸亏遇到了我们宝哥和夏法医,不然真的是分分钟孤生啊

【尚夏】简单的幸福(上)


     又到了一年的年底,这个时候自然也是市公安局的警察们最辛苦的时候,在所有人都可以在家中陪伴自己的爱人亲人度过新年时,有这么一群人在背后默默地保护着人民的安全。

   作为特案组的成员们自然也不例外,两人一组负责值班,原本应该是尚桀与夏萤一组值夜班。只是如今的夏法医已经是一名即将做妈妈的人,尚桀自然心疼自己的爱人,也不放心再让爱人熬夜,就让夏萤在家休息,由他一人负责值夜班。

  只是,工作狂这三个字可不只是对尚桀的称呼,同样也是对夏萤的称呼,两个人都是非常负责的人,一旦牵扯到工作那必然是十二分心思都花在上面的。因此,夏萤无论如何都不同意尚桀的意见,坚持跟着他一起去值夜班。而从谈恋爱起就非常疼爱又听夏莹话的尚桀自然无法反驳夏萤,只能让夏萤也一起去局里值班。

  如今的夏萤已经怀孕五个月了,情况也稳定了许多,还记得刚得知怀孕的那段时候,夏萤的孕吐反应格外严重,什么食物只要吃了立马就又吐了,整个人比以往还要瘦弱,那段时间可以说夏萤真的是整个家里乃至局里的重点保护对象,在局里的地位堪比国宝啊。好在没有多久,夏萤就度过了那段孕吐期,也让尚桀整个人都松了口气。每次夏萤孕吐,尚桀就在旁边焦虑的不行,整个人也跟着夏萤吃不下饭,夫妻俩都瘦了不少。

    在家里早早吃了年夜饭以后,尚桀就带着夏萤开车去了局里,一路上尚桀都时刻注意着坐在后座的夏萤,知道夏萤自从怀孕后只要坐车必然会瞌睡,因此在夏萤坐上车时,尚桀就早早的为夏萤盖上了衣服,担心夏萤会不舒服还特意放了几个抱枕在自己的车后座,方便夏萤靠着。可以说尚桀所有的细心与爱都给了眼前的夏萤。

    在下车的时候,尚桀立刻下车来到后座打开了车门,把手放在车顶,担心刚醒来的夏萤迷迷糊糊可能会撞到头。等夏萤下了车,尚桀立刻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围在夏萤脖子上,还体贴的对自己的小妻子解释“本来这个围巾就是妈给你织的,因为担心出门给你再带上可能会冷,所以我先把围巾捂暖了再给你戴上,这样萤萤你就不会不舒服了。本来你就比较怕冷,这样的天气其实你还是在家里比较舒服些。虽然局里也有空调可总归还是家里更舒服些。”说完尚桀很自然的牵着夏萤的手,走进了局里。

    然而才走进门口,就发现局里似乎挺热闹,听着声音似乎李学凯,英铭还有宋咪几人都在办公室里。夏萤有着意外的看了眼身旁的尚桀,“怎么了,我的尚队,这个时候你还不忘记让自己的下属加班啊?”语气是满满的调侃。

   “我的夏法医,这次可与我无关了。我只想和你一起过个两人世界,自然不可能去找李学凯他们过来。”尚桀也很无奈自己的两人世界就这么被破坏了。

   等进了办公室,才发现整个办公室都焕然一新,显然是被精心的布置了一番,原本单调枯燥的办公室此时此刻也透露着一股新年的氛围,还有那三个永远洋溢着笑容与活力的活宝,夏萤心有感慨的看了眼身旁紧紧牵着自己手的尚桀,这一年来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她和眼前这个男人结婚,如今又即将生子。恍惚之间,她和尚桀竟然也一同度过了两个春节,第一年的相识相知以及对彼此的那份朦胧的感情,如果不是尚桀的陪伴与鼓励恐怕自己还困在当初那段感情中走不出来,又何来如今的辛福。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自己身旁这位不会说甜言蜜语也不会玩什么浪漫,可却时时刻刻都将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总是能第一眼明白自己的心思。从当初那番朴素的告白,再到后来简单明了的求婚,夏萤知道尚桀是真的不会那种偶像剧男主才能说的出口的甜言蜜语,他只会说“我赚不了多少钱,可能也没办法带你出去看世界,但是对我来说你在我身边就是我的全世界。我不怎么会说话,有时候脾气可能也不是太好,可是只要你在,我的脾气也不知道怎么就没了。萤萤,我说不出什么爱你这种话,也不想随便说这辈子下辈子这种话,我只能说我在一天就会陪着你一天,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相信我们都是最佳的搭档。”

   就是这么一段话让自己深深的陷入了名为尚桀的囚牢,这一生都不想逃离这个囚牢。每次想到那个时候,夏萤都能感觉到心里浮现的甜蜜与感动,她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容易感动的人,生活的苦难艰辛早早的逼迫着夏萤成长懂事,再加上在法医这个职业工作了这些年,夏萤更加懂得人性的恶劣,也更加懂得生命的珍贵。所以如今的夏萤只想好好的和尚桀在一起。

   尚桀看到自己的爱人不知在想什么,脸上都是笑意。自从怀孕后,夏萤整个人都显得柔和了许多,本就精致的五官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美丽,只要看到夏萤,尚桀的心不自觉的就柔和了许多,整个人也不负以往的冷硬严谨。

   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出神的模样,真的是虐死一群单身狗,尤其是共处一室的李学凯,宋咪以及英鸣三人更是受到了暴击
 

  

【尚夏】 论“醋坛子”如何进化为“妻管严”(一)

   私设有,案子经不起推敲,纯属撒糖文

    朔阳市公安局上至局长,下至保洁阿姨,没有人不知道局里办事能力最突出也是特案组大队长的尚桀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醋坛子,无论何时何地都能把自己淹没在醋缸里,可偏偏这位在工作上行动力超强从来都说一不二的大队长,在感情上偏偏是个闷葫芦,一句话不吭。就算自己吃醋吃到憋死,也不肯去鼓起勇气向他的心上人表白。然后,尚队长的心上人同样也是朔阳市公安局有名的法医,长相漂亮,性格不错,工作非常出色而且也非常拼,每天都和尚桀一同进出的搭档工作,可以说两人的默契是非常好,完全看不出来两个人才合作了半年而已。

    而且在这些日子以来,特别是经历了尚桀被陷害以及之后夏萤被韩启明捉住差点有生命危险后,可以说局里就没有人不知道尚桀对夏法医有着男女之情,而且这份情只深不浅,在失去初恋女友后尚桀再没有与别人有过任何情感上的交流与接触,可以说这么些年也就只有夏萤真的让尚桀沉寂已久的心再次有了恋爱的心思。局里的人都认为这一次尚队总该对夏法医表白了吧!

  
  然而宇宙直男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尚桀依旧憋着自己的心思,无论有事没事都往验尸房跑,就连宋咪都偷偷的在背后说“要不是我们知道头儿是个警察,不清楚的还以为头儿才是法医呢!呆在验尸房的时间都要比呆在办公室的时间还久了!你说都到这个地步了,头儿竟然还不和夏萤姐表白。真是急死人!”
  
   “哎,我们的头儿真的是太闷骚了。头儿也不担心夏姐被别人抢走。”李学凯无语的吐槽着他的上司。

      有时候好的不灵坏的灵,没过几天一个强劲的情敌就出现了。朔阳市知名律师叶泽的尸体被人在律师事务所发现,夏萤自然也出现场去检查尸体,结果发现报案人竟然是自己当年大学时期的初恋男友何然,两个人时隔多年再次相见自然很是意外,毕竟当年阴错阳差两个人错过了彼此一直是彼此之间的一个遗憾,可谁知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相遇。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恐怕两个人就要一起坐下来好好的聊聊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谁都看得出不对劲,更别提醋坛子尚桀了。尚桀在夏萤身旁皱着眉抿着嘴视线紧紧的盯着夏萤,丝毫不放过夏萤脸上的任何表情。

   “萤萤,等有时间我们一起聊聊。我就不妨碍你们工作了有任何需要我协助的都可以来找我。我先出去了。”何然对夏萤说完后就跟着宋咪过去解释事情的始末。

    之后,夏萤就全身心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旁的“战友”“搭档”尚桀满脸都是醋意与怒火。

    

   

【当骨语遇到法医秦明】(三)



此时此刻,李学凯的内心:原来重色轻友这件事我们头儿竟然也能做出来

【当骨语遇到法医秦明】(二)

我们可爱的大宝马上就出场哈